流年

好梦如旧

四、幽梦(二)

   果然不受宠,朝云打量着这破旧不堪的茅屋,怪不得会任人欺辱,想着朝雨推开门,入眼的便是那毫无生气的尸首与那散发着阵阵腥气与死气的阵法。
  
朝雨微微一笑,那双眸中的桃花宛然绽放。“献舍禁咒”朝雨喃喃道,“不过一名弃子,怎会……?”朝雨手一挥一张微微泛黄的纸落入手中。
   
“一名弃子怎么会有这份手稿?”朝雨将那张废纸翻来覆去看了多遍,直到废纸左端看见:魏无羡时方才相信,这是他在乱葬岚手稿之一“没想到仙门百家竟会留下这些?”朝雨喃喃道。

“罢了,去轮回吧!”朝雨看着这破旧不堪的地方,强大的力量将莫玄羽的魂魄拼在一起。“无论是谁,哪怕你出生再高贵,但在死亡面前,谁都是平等……”

冥界

殿中九人

“莫玄羽到冥界了”

“王,终究太过善良”

“若不是太过善良,仙家百家会在王的面前猖狂至今吗?”

“呵,照我看看,这些仙门百家与神界之人毫无分别。”

“可……可仙门百家中有一人问灵13年。还有一人持笛13年,王他……”

此话一出,殿中安静。

“好了”为首之人发话“王,自有王的道理。先送莫玄羽去轮回,有王的力量伴身,下一世因不会做到这般田地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放心吧,王自有分寸。”

双生花


    听过双生花的的传说吗?而这个传说是这样的。

   传说有一种花叫双生花,一株二艳,并蒂双花。它们

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,却也互相争抢,斗争不止。它们

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,直至死亡。直到最

后,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,因为任何一方死亡的时

候,另一方也悄然腐烂。
  
  
     双生花一蒂双花,同时开放,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

朵的精魂,否则两朵都会败落。 因此,其中一朵必须湮

灭, 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。 双生的花朵,会一起摇曳

一起旋转。但是,最后却只会一朵生长,一朵枯萎。

   
      每当到花期将尽时,同蒂的两个花朵会极力的扭转

花枝,在陨落的那一瞬间终于有了唯一的一次相对。一

生相爱却背对的两生花终于在死亡的前夜相遇。但不同

的是,双生花本身不过只是一个传说,没有人知道它在

哪,也没有人见过。

    
    蓝湛,你与我多像这无人见过的双生花,死亡前夜的

相遇,此后只余一人看日落日出,潮起潮落。
 
     蓝湛,蓝二哥哥,你知道双生花的花语吗?如果不知

道那我告诉你。

   
    双生花的花语:错过的爱

好梦如旧

上古之时,天地初分 。盘古开天后逝,双目为金乌,太阴。血化江海湖泊,泪化星骨化山川。发为林,万物而生。

伏羲与其妹女娲为夫妻,后故因妻造人补天力竭而长眠,伏羲大悲随妻而眠。

三千后,天地育三子,长子为神主,次子为魔王,幼子为冥王,自此三界初定。

三、幽梦
“君浩,你疯了”两名男子对峙,剑指其方。“朝雨可是我们的弟弟,你更是他大哥。”“那又如何,”君浩双眼通红看着对面手中持剑的男子道“子佩,你若现在离去,孤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。”“离去?”子佩看着君浩“而后听到‘吾弟叛主而被主弑’的消息。”子佩一字一顿道,“朝雨可是我们的幼弟,君浩你真是被权利蒙了心。”“那又如何,我只知,他——”君浩剑指子佩身后持剑重伤的朝雨,“他威胁到了我如今所拥有的一切。”君浩双眸通红,在朝雨震惊的目光上道“所以,他必须死!”

想到这魏无羡,不因是朝雨想着“修仙世家名义上虽是修仙,但与神界的关系,因当也是信徒的关系,呵,还真是说不清,理还乱呢?”想到这朝雨停下脚步“却还有人使用献舍禁术还真是出人意料。”

抬头望去,便看见一个油头粉,面穿着花里胡哨的胖子。身上隐隐有股血腥味,脸上则得意洋洋,好似打了一场胜仗。身后几名仆从打扮的人对他哈腰点头,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,好像一条见了肉的哈巴狗。

朝雨略过他,朝着那充满血腥味与死气的房屋走去,而那胖子见此情景便在身后破口大骂,好似他是这世间的王,所有人必须服从于他。

这些话在还是魏无羡时,不知被骂过多少遍。更何况朝雨想着。比这个更难听的话也不知听过多少遍了也不在乎这几遍。
朝雨淡然一笑,就这点程度又算得上什么。

谁能告诉我,我错在哪了,为什么你们愿意相信她,都不相信我,我是不是不该出生在这世界

好梦如旧

二、梦始
一名男子站在花海中,若有人间修士来到此地一定会喊出那十三年前葬身于乱葬冈的人:魏无羡。
“呵”魏无羡睁开眼,静静的看向这片血色花海,“王”一名臣子颤颤巍巍行礼“大事不好”“何事”魏无羡冷声道“王,十多年前本该归位的魂魄时到今日音讯全无”“什么”魏无羡看着臣子怒道。
忘情殿
“属下办事不力,还请王恕罪。”众大臣道。魏无羡看着奏折上那些熟悉的名字及生平事迹,不由忆起人间往事。
“王?”一名臣子唤道,“确定,没有遗漏?”魏无羡闭上双眼,深吸一回气,“属下确定。”众臣子答道“孤,明白了。”魏无羡回道,“从即日起孤去往人界,尔等看守冥界,若此事再犯格杀无论。”“臣等遵旨”。
人界
魂魄失踪,并这么久才发觉,此事绝不简单,可该从哪查起魏无羡叹了叹气,魏无羡抬头看了看天,十三年了。
“嗯,这是——”魏无羡一愣,向莫家庄方向走去,“献舍……禁术!”魏无羡心下不由一惊。
冥界
“看来这天依旧是到来了。”其中臣子无奈道“应该没有关系,王一定能过这一劫”另一名大臣道“但愿吧”说完便看向远方,王,请你一定要过这一劫,但你一定要记住着冥王是不能拥有情的。

好梦如旧

番外一.梦回
爱一个人,无疑有时心撕心裂肺,而他们的爱情如同一坛酒,初尝时辛辣,回味时无穷。
姑苏蓝氏——静室
一曲《问灵》不断回响,却若石子投入到大海没有一点回应。“忘机”蓝曦臣推开静室的门无奈唤道,“兄长”嘶哑的声音不由让蓝曦臣一惊,蓝忘机看向蓝曦臣“我找不到他了,我……”把他弄丢了,那双眼睛此时布满了血丝,哪有平日的半分端方雅正,“忘机”蓝曦臣心疼的看着蓝忘机,却毫无它法。
若是不夜天后无论他回答什么都把他强行带回蓝家,藏起来,那他就不会离开我了,蓝忘机疯狂想着,但他知道,他做不到。终究是我没保护好他,是我没保护好你魏婴。蓝忘机一边想着一边站了起来,谁知刚站起来却倒下,蓝曦臣惊慌道“忘机!”
朦胧之间,蓝忘机好似回到了最初相遇,刚刚出关,便抓住了初来驾到触犯家规的他,那一句“天子笑,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”与那被打翻的天子笑。

好梦如旧

一、梦初
那是一片血色花海,血色的曼珠沙华与血色的彼岸花,弥漫在虚无黑暗的深处,微风掀起了花的浪涛,花香阵阵袭人。而三途河则明明灭灭,悠悠的流向远方。
“我,这是……”魏无羡睁开双眼,映入眼帘便是这血色花海,“我记得我好像是……”想到魏无羡闭上双眼,“这里是冥界”一位身穿红衣相貌佼好的女子出现在魏无羡面前,跪下“恭迎王上,回归冥界。”女子恭敬的向魏无羡行礼。“这位姐姐认错人了吧”魏无羡笑咪咪问着并缓缓后退。“属下没有认错人。”女子恭敬的回答“只是王不记得罢了。”“不记得,不可……”魏无羡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女子打断了。“王不记得没关系,”女子起身,温柔的看着,修长净白的手缓缓的捧起魏无羡的脸颊,好似绝世珍宝。女子吻了魏无羡眉间,跪下道“汝恭迎王回归”
人界
姑苏蓝氏——静室
香炉静静的焚香,幽幽的颤香却无法掩盖那苦涩的药香,蓝忘机强撑着拿起琴,奏出《问灵》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尚在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何方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可归乎”
却无人应答,蓝忘机弹了一遍又一遍但无人应之。绯红的晚霞装饰天空,琴音方止。蓝忘机张了张口道“魏婴”,在这静室中显得无寂寥。

好梦如旧

契子
如若一切如同万花筒变幻莫测,该如何。
如若这一场好梦结束后,该如何
人生在世不过短短数百年,亲爱的人一朝陨落该如何?
我是冥王,而你是仙门百家模范,你我真的能在一起吗?

世人都道天道无情,可谁又能知最无情的是人心。

好期待未来几年中我喜欢明星的发展

ps:我喜欢的不止一个

无论我们喜欢的人还是明星,当他们做出选择时,我们能做的只能是祝福、鼓励与支持。